蒐集/編撰:天滅中共

建制派陣營似乎一直有個錯覺,認為「表忠心」就能得到一切,只要以愛國之名就可為所欲為。

但問題是,當黃營的威脅解除,香港本土政治勢力只剩下紅藍陣營(即建制派、AO黨)時,加上樑振英之流的跳梁小丑興風作浪,中共藉此在香港政界掀起整風運動的最終目的到底是什麼?中共的這個陰謀,葉劉淑儀可能已經意識到,所以第一時間出來調停紅藍互鬥。

古訓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說到底,中共肅清民主派、整治政務官,下一個目標就是建制派,而且整頓建制派要比整頓民主派簡單得多,前者是貪婪之人,蠅頭小利,就足以令他們肝腦塗地。任何人都知道,一個沒有原則、沒有尊嚴的人,永遠都是不能信任,只能利用的小人。因此,建制派在中共的眼中,就是一群「用完就棄」的垃圾。

攻擊:忠誠的廢物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就「愛國者治港」概念畫下紅線,他在「明報」發表題為《愛國者治港:香港民主的新生》的評論文章。

文章指出,香港社會既往習慣將黨、國家、政府、人民對立和分開,從觀念和製度上瓦解黨領導的合法性及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以致無法完成香港23條立法和國民教育,繼而促成了2014年佔中及2019年反修例運動,他認為這是「以民主為武器的、反國家的製度戰爭」。

他又提到,新選舉制度一方面為建制派提供更多席位,對他們的要求也升級,若服務不好市民,就必須下台,中央需要的「不是橡皮圖章或忠誠的廢物」,而是「賢能的愛國者」。

簡單點說,這篇文章將造成香港今日亂局的矛頭直指建制派,批評他們不但同所有香港人一樣思想有問題,將黨、國分開,而且能力差,沒智慧,是中共不需要的廢物。

中共讓田飛龍開腔鎮壓忠誠的廢物,警告他們不要癡心妄想,乖乖的留在自己的原位聽從中央指揮。

反擊:廢柴學者

建制派這一邊,亦都沒有坐以待斃。民建聯前立法會議員葉國謙在接受《星島日報》訪問時強硬反擊,指自己「很反感」田飛龍的言論,認為有不滿可以嚴厲批評,但作為學者不應用「忠誠的廢物」這種字眼,顯得沒禮貌、及具侮辱性。

他更回擊田飛龍說,照這種說法,「可能別人也會覺得你是​​『廢柴學者』。」

再回擊:確實是忠誠廢物

另一邊,田飛龍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在《眾新聞》的電話訪問中直指葉國謙沒有資格作批評,「他(葉國謙)根本不具備評價一個專業學術訓練出來的學者的能力」,他還表示自己不想回應這樣低水平、情緒化的言論,「這暴露出來的,確實是忠誠的廢物這個概念」。

田飛龍指出,建制派的「政治表現、政治能力」需要檢討。雖然建制派整體上配合中共中央,亦有盡其政治責任,但在中央「完善」選舉制度的新法律條件下,建制派要「進一步發展自己,服務香港社會跟服務國家的能力」,否則是「跟不上形勢」。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中共黃雀在後

「愛國者治港」本身就是一個可以無限擴張的紅線,即可褫奪議員資格,又可批鬥老師、法官、公務員或者政務官。因為「愛國者」可以是一個很變幻莫測的概念,在一黨專政的極權國家,更是如此,誰愛國,誰賣國完全取決於當權者的意願。

正如當年文革的「修正主義」一樣,誰是「修正主義者」,由毛澤東一人決定,他指劉少奇是,他就是。當年的文革,表面上是清查地方官員貪腐,劉少奇、鄧小平之流以為只要搶先執行,便可控制大局,邀得頭等功,而他們根本不知道,毛澤東要整治的,其實就是劉少奇、鄧小平等黨內高層。

現時的香港,一波又一波的批鬥運動,高歌猛進。當肅清中共的反對勢力之後,必定就輪到政務官、建制派,而這班「忠誠廢物」竟然愚蠢到以為可藉互鬥來攬權,更有甚者,諸如梁振英之流以為可趁機「坐收漁翁之利」。

殊不知,「你們在前面鬥,中共在後面笑」,這場政治鬥爭最後的贏家只能是中共,無論哪種顏色的建制派若妄想做螳螂,中共這隻黃雀一定不會輕易放過。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資料來源:明報、  星島日報、    蘋果日報

導讀: 

【香港專題】 港版文革2.0(一)國安舉報熱線 「文革式人鬥人」

【香港專題】 港版文革2.0(二)中共以『文化央企』荼毒出版界 圖推動「人心回歸」

【香港專題】 港版文革2.0(三)香港主流媒體「染紅」自我審查 嚴重實為政府喉舌

【香港專題】 港版文革2.0(四)政府操弄電台發牌權 中共式記者發牌制移植香港

香港專題】 港版文革2.0(五)特首選戰之 689 VS 777(上篇)

【香港專題】 港版文革2.0(五)特首選戰之 689 VS 777(下篇)

【香港專題】 港版文革2.0(六)整風運動 之 紅藍互鬥

覆核: 卡西歐 / 上傳:彩虹( Rainb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