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纽约香草山福音部 小草

我一直想为一个女孩写这篇文章,她是我某一段时间知晓的人,但她很快就杳无音信,从我的生命中突然消失了。实际上,她是怀孕了。在现代都市里,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女性,在有身孕5个月的情形下仍懵懂无知,这是一种悲哀和不幸。我认为怀孕很正常,但对自身情况的不知晓就很可怕了,也对胎儿不利。

在中共国,女性的教育状况是倒退的。有郭妈妈这样的女性教导文贵先生,是因为郭妈妈的原生家庭来自民国,民国教育影响下的女性起码有:善良、常识、忠诚、付出的品质。这些品质让一个地主家的女儿影响了文贵先生。中国人常爱讲,“一个女人影响三代人”。这话没错,一个女人在家庭中至少影响祖孙三代。当一个家庭在危难之中,在全家命运攸关之际,在家庭温暖气氛营造里,没有女性的大义和爱心,不可能有希望。女性,是家庭的创建者和维系者。

在中共国内,大部分女性对“什么是人”的意识是没有成形的。一方面是中共霸占了一切洗脑工具,把人打造为超级奴隶——只会听话、吃饭、睡觉,不会提问题,不会反抗强权。另一方面,女性的周围环境是压抑和逼迫的,没有亮色,没有光。许多女人最爱讲的一句话就是,“人要适应环境”。可问题是,现今这个“环境”是个大粪坑,是个杀人游戏,每一个人最该做的应该是:我不服从这个鬼游戏的规则,奋起干掉这个游戏的制定者。这才是人的本色——有说话权、有提问权、有反抗不公权——最后这一点是最重要的。然而, 大多数女性放弃了自我教育、自我提升的意愿。在中共国,很多女性没有阅读习惯,没有思考逻辑,没有对谎言推敲的能力——这样的恶果是什么人都能骗女性,什么谎话都有人信。中共能欺负我们那么多年,我们都痛恨中共,但每一个人具体生活中又做了什么呢?我遇到最多的情形是,一个普通女孩在结婚前还对未来有憧憬、有希望,还有自己的兴趣、自己思考的东西;但结婚后,她整个人的眼神就变了,和我谈的永远是“丈夫”、“孩子”、“名利关系”。我最大的感受是,中共又成功了——中共成功地把一个女性的自我意识阉割掉了。一个女性,首先你是人,其次才是母亲、妻子、女儿、同事、合伙人、企业家……这些角色都是完善人的定义,不是替代人的角色。如果一个人的脑子里对什么是“健康的人”没有概念,她如何能健康地担任这些角色呢?

在中共国,很多女性注意力的缺陷也体现在谈话和工作中。在谈话中,三个以上的女孩在一起,她们不明白哪些是私人话题,哪些是现实问题,更不懂得什么是事实,什么是传言。她们一上来,往往先问别人的收入,房产、车子价格,衣服、鞋、包的品牌,炫耀自己的人脉,互相攀比……半小时后,话题则全是讨论“男人”,随之贪婪狠毒的话脱口而出——这给我的感觉是,她们生活的单一和精神的贫乏。在工作中,许多女孩的原生家庭本就没有教育她们如何做好一件简单的工作,或如何把事情做到让自己满意。比如,我会根据每一个人的特长,交给他们能完成的工作,但大多数人的反应却是叫难,不敢承担,马虎敷衍了事。这么多年里,我认识的人中只有5%能超额认真完成工作且结果让我惊喜。我知道这5%的人走到世界哪个角落都会有饭吃——因为他们会动脑子,又很踏实。

在中共国,多数女性的知识储备亦是不足的。这种不足,一是来自于“商鞅五术”地驯化,另一方面来自于通识教育的空白。通识教育并不高深,YouTube上那么多教你怎么换刹车片、修理轮胎、漆工、编织等等的视频也是通识教育——这一般体现在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上。教育不落实在能力的提高上都是空话。两个知识储备相近的男女谈话时,双方可以谈得风生水起,且都能从对方身上获益,并察觉到自己的不足。但在中共国,很多男女间有质量的交流持续不了半小时,就无话可讲了。究其原因,一个是读书太少,另一个是思考得不够。很多男性告诉我,“我们很想和女性进行对等地交流,我们也想尊重她们,可她们天天考虑的就是‘一亩三分地’的事。”

在中共国,无数女性被剥夺了解决问题的能力。一个个“钥匙澜”和央视主持人、明星、燕子们、辛普森夫人……她们都是工具——既值不得炫耀,也毫无尊严。当一个国家的实力要靠女人和裙子外交时,这跟汉匈和亲有什么区别。以前的王昭君自己没有选择婚嫁的自由,而现在,那么多女妖集体出动就无异于魔界争霸了。可悲的是,她们不过是一群长得好看的奴隶,本质还是奴隶。女性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但又想要活下去,还想要活得好,就只能先“笑贫不笑娼”了。但凡有一点活路,有一点尊严者,亦绝不愿委屈自己。

在中共国内,一部分女性对同性敌意多,善意少,好意更少。一个已婚女性害怕身边的一切人,特别害怕其他女性对自己家庭有威胁,防别人甚于防虎。中共把每一个人逼成精神病,只是病得深浅罢了。很少有女性对杨改兰式家庭表达真正地关注:惨案发生后沉痛深思,可三分钟后许多人照样打麻将、吃喝玩乐。他们没有一个人想想,那四个孩子的结局是否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不是冷漠,这是自我愚弄。

相关阅读:

【战友心声】灭共后的新政府筹备工作——法治社会篇

【战友心声】灭共后的新政府筹备工作——儿童保护篇

编辑:灵性探索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