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纽约香草山福音部 小草

有一句话说得很好:“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高低,就看怎么对待儿童。”当听到七哥说盗国贼如何残害我们的孩子时,我奇经八脉的血液都倒流了。还有七哥多次提起的杨改兰——那四个孩子的死是让神的心最悲凉的。中共拿走了墙内父母的一切金钱和尊严。而儿童,又是一个社会中最脆弱的一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必须在全社会和监护人的关爱中才能健康地成长。因此,每一个人都有义务保护儿童。未来在新中国联邦,儿童的权益需要永远放在第一位——因为没有健康的儿童,就没有健康的成人;没有快乐的儿童,就没有正常的社会;没有保护儿童的机制,就没有保护成人的体制。                                                                                          

联合国制定的《儿童权利公约》是普世价值的体现。但现实世界中,这个公约没有被人真正地执行。血汗工厂的童工、战乱军阀雇用的“娃娃兵”、性交易市场的童妓、供人消遣的“洛丽塔”、暗网中的儿童贩运,这些将人类的底线不停地拉低。儿童的权益一次次被成年人牺牲。

未来的新中国联邦,我们要尽可能以举国之力防止杨改兰式穷人的绝望;我们应尽全力保护好儿童不被贫穷、权势、歧视、虐待所凌辱;我们要用“全华人之力”给我们后代一个正常的家庭和环境。如果做不到这些,自由、民主和法治就不算真正被落实。

在新政府筹备的过程中,在法律上,我们可以推出以保护儿童为主的《儿童保护部门工作流程法》、《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未成年人犯罪法》、《未成年人法庭法》、《寄养家庭和认养条例》、《寄养家庭犯罪法》、《儿童权益法》、《家庭安全法》、《有关儿童的家庭暴力法》、《涉及儿童性犯罪者社区安全法》、《父母权利和义务法》的草案。这些草案尽可能的经由全体新中国联邦人讨论、删补、质疑,最终得以认证(建议法律制定流程可参见系列文章【法治社会篇】)。为了确保法案的实用性,可以先有效执行,也可以延长讨论,还可以在后期推出更好的修正案,但首先大家需要有个共识——每一个新中国联邦人都应被教导如何当父母,如何保护儿童,这是重中之重。我们可以预先备好律法、机构和人员,尽量做好政权无缝对接。

在保护儿童的机构上,我建议新中国联邦每个农场或联邦各级机构均设立儿童福利局和儿童法庭。其中,儿童福利局的费用可以来源于公民税收和捐款,儿童法庭费用和人员则需来自联邦司法部。另外,儿童福利局的工作人员须持有法学执照、儿童心理学执照及家庭关系治疗师执照。同时,儿童福利局人员一旦发现儿童处于危险关系和虐待环境中,可以快速上报法官,并绝对禁止法官的推托和不作为,在法官许可后,即可动用司法机构人员马上救助。因此,儿童福利局的人员选拔标准之高不亚于选拔法官——因为一个家庭的重生希望来自于他们的帮助。我认为,儿童福利局人员也可多从教会或有信仰的组织中寻找——一个有爱心的人,才是能帮助儿童的人。

对于民众来言,儿童福利局人员不是父母的敌人,亦不是传统中国人认为的“插手别人家务事”——他们实际上同时帮助了父母和儿童。对于父母来说,很多人生孩子却不懂得如何给予孩子一个尊重和有爱的家——因为很多父母的原生家庭也没有做好这一点。那么,儿童福利局的举证、调查、评估过程,也是让父母意识问题、改善问题的过程——父母也需要和孩子一起成长。其实,很多成年人内心还是一个小孩,不过是披着成年人外貌的儿童。对于儿童来说,被虐待和忽略很常见:虐待有言语虐待、情感虐待、生理虐待、性虐待、性犯罪、剥削和恫吓、威胁;忽略是指不满足儿童的基本需要——身体、医学、教育、情感上,父母做得不到位(儿童忽略的具体表现可参见[1])。华人有“家丑不可外扬”的陋习。但实际上,一个给予不了儿童保护和爱的家庭没有隐瞒的必要——因为父母隐瞒得越长,儿童遭受地虐待就越多。然而,一代代华人将这种陋习认为是传统。要知道,传统中有很多东西也是糟粕,并不值得继承。

在未来,新中国联邦对待儿童可以做好五层全民“花朵保护体系”:

第一层当然是父母。任何夫妻结婚前可由政府或教会进行免费的婚前教育和家庭关系教育,同时,婚前体检,确保后代没有遗传病。每一位母亲从妊娠开始,接受免费产检和生育教育。同时,父母双方也应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并知晓相关儿童法律。父母性侵或虐待子女则是重罪。每一个儿童从5岁开始,应当学习自己的身体构造——哪些是隐私及别人不能触碰的部位。以此同时,每个儿童须学习如何识别和防范性犯罪者,如何保护自己及如何证明和举报。父母在听到孩子诉说生殖器疼痛或流血时,必须带孩子检查——此时司法机构要介入。父母也须直面孩子身上发生的不良碰触,教育孩子说“不”——甭管是对亲人还是外人。毕竟,针对孩子的犯罪中80%都是熟人犯罪。过去,我们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长辈喜欢对儿童用身体抚摸或随意亲脸颊以示亲近;今后,这类感情表达可以通过谈话、关心来取代。

第二层是家庭中的所有人。家庭中每一个人查觉孩子行为反常、异常沉默、睡眠和饮食出现问题、极度消瘦或情绪压抑时,有义务马上向儿童福利局热线举报。虐待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将儿童置于一个虐待环境中,将恶劣视为自然并沉默不语的亲人不值得珍惜。

第三层是儿童周围的人。儿童的小伙伴、足球队成员、别的家长、邻居、朋友、老师和校长、医护人员、教会长老等都是这层保护圈。我认为我的教会最好的一点是,一旦教会长老察觉到孩子有焦虑、逃学、与父母顶嘴、不按时睡觉等行为发生时,长老就先组织孩子的父母进行专门地《圣经》学习——学习有关婚姻、亲子的圣经条文,让父母先意识到缺陷。然后,长老再组织孩子们进行讨论,让孩子也有了认识,再慢慢改变其行为。尊敬的长老们为了保护孩子的隐私和尊严,总是组织很多家庭一起参予学习,最后让所有人都有收获。如果需要专门对一个孩子细谈,那也是两个长老共同参予。我很感动——这是对孩子无私的爱。

第四层则是司法机构人员。任何警察接到有关儿童的报警电话时,必须出警,并且需要留存报案记录和警方口供。在儿童福利局人员的指令下,警方须将处于危险状态的儿童带离险境,并将拦阻者依法逮捕。比如,带有家庭禁止令的人骚扰儿童,必须被逮捕。同时,在儿童保护工作流程中需要司法介入时,司法人员必须无条件配合和执行。法官对儿童案件的判决中,必须确保儿童利的益最大化和风险最小化。

第五层就是陌生人。我们生活在一个陌生人的世界,陌生人的善意组成了良心的社会。我们要重建对陌生人的信任,也要让我们自己配得上爱心陌生人的称号,充当别人家孩子的希望。当发生孩子失踪或严重犯罪时,所有人必须第一时间报警,而警方需向所有公共电台和电子媒介发出类似“安珀警报”的通知。随即,警方应向每一个加油站、旅舍和其他公共场所不间地断发布嫌犯信息,并介入司法调查,组成专案小组。众所周知,被绑架的儿童死亡率在失踪24到48小时后极高。惩处方面,绑架同谋者、协助者、隐瞒不报者、参与买卖者则与绑架者同罪,量刑可从无期徒刑开始。至于儿童性犯罪者,其犯罪记录将永不删除,并自动失去肖像权和个人隐私权。恋童癖者搬迁到任何社区,必须向当地警方报告——警方自动向全社区发布此人信息。陌生人遇到儿童求助、帮忙回家、寻找警察时,要毫不犹豫地应允;而遇到儿童饥饿、体温低或寻找医生时,要积极协助。

这一篇文章,是神的手让我写下的,我自己是没有能力的。我希望每一个儿童都是阳光的,因为我们都是神的儿女。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

参考阅读:

  1. 默沙档诊疗手册家庭版/儿童的健康问题/儿童忽视和虐待/儿童忽视和虐待概述

相关阅读:

【战友心声】灭共后的新政府筹备工作——法治社会篇

编辑:灵性探索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